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> 社会皇家88平台 >>

女大学生被男友及同伙骗到外地杀害 家属:遇害前他们在练习杀人

时间:2021-04-11 21:00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一起组队打游戏的目的,就是在李某月到达勐海后方便和张某光 曹某青联系。因为他们三人可以在游戏的最近组队记录中找到对方,且用此种方式联系可不留下痕迹,便于洪 张 曹三人在案发后逃避警方的调查取证。之后,洪 张 曹三人借口出门买水,来到洪某家附近一
一起组队打游戏的目的,就是在李某月到达勐海后方便和张某光、曹某青联系。因为他们三人可以在游戏的“最近组队”记录中找到对方,且用此种方式联系可不留下痕迹,便于洪、张、曹三人在案发后逃避警方的调查取证。之后,洪、张、曹三人借口出门买水,来到洪某家附近一条僻静的巷子里开始演练如何杀害李某月。

2020年7月8日凌晨,南京一条僻静的巷子里,三个人在演练如何杀人,第二天便将一个女孩子引到了千里之外,杀害于山林中。

被害人是南京女大学生李某月,谋害嫌犯是李某月的男友洪某及其同伙张某光、曹某青。

此事一经曝光,令人对案件情节生疑:两名小弟为什么对其言听计从,难道不知道杀人犯法吗?如果洪某是精神病人,这两人能不对洪某产生怀疑吗?

3月中旬,犯罪嫌疑人张某光和曹某青的父母在接受开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,洪某长期以“国安人员”身份自居,一直对张某光、曹某青洗脑。他们的儿子虽然也是犯罪嫌疑人,但某种程度上也是洪某精神控制的受害者,他们愿意当面下跪、替儿子谢罪。

目前难以证实张某光、曹某青是否如其父母所言,被洪某精神控制。可以确认的是,李某月丝毫未能察觉藏在她身边的危险——恰在三人密谋杀害她之前,他们正一起在洪某的家中玩游戏。


▲洪某(右)

练习杀人

张某光的母亲张丽记得,李某月遇害前几天,张某光从南京回到了宿迁老家,并在奶奶家呆了两天。2020年7月6日前后,张丽路过家门口时看见他的电动车停在了楼下充电,她知道儿子回家了。下午她打电话叫儿子吃饭,张某光说:他有急事先回南京了。

曹某青的父亲曹某武回忆,曹某青离开家三天后就要回单位上班了。离家前,曹某青告诉他要和同学去苏州玩两天。“如果我知道他要去外省,我是坚决不会让他去的。”曹父说。

张、曹两人离家后,前往南京市栖霞区某小区内,在那里见到了他们所谓的“上级”洪某、以及洪某的女朋友李某月。


▲洪某与李某月

张某光此前是认识李某月的,他在南京期间,经常与他的“上级”洪某联系,曾在洪某家吃饭,并多次借宿,而案发前李某月也同样住在洪某家。张丽曾从张某光口中听说,洪某已经见过了女朋友的父母,两人要准备结婚。

据张丽介绍,彼时的张某光,即使两人第二天就要合力杀害一个女子,却不知道曹某青的真实身份,他以为曹某青是公安机关的正式民警,并一直称他为“黄SIR”。曹某青也并非完全清楚张某光的真实身份,张某光称自己是洪某“国安工作”的“副手”。

李某月的父亲李胜做梦都没有想到,他们在杀害自己女儿前进行了演练。

李胜从知情人处得知,李某月遇害前1天,也就是2020年7月8日凌晨,洪某、张某光、曹某青、李某月四人坐在洪某家客厅里组队打了几局游戏。那时,李某月对未来将要发生的事浑然不知,但洪某已经做好计划。

一起组队打游戏的目的,就是在李某月到达勐海后方便和张某光、曹某青联系。因为他们三人可以在游戏的“最近组队”记录中找到对方,且用此种方式联系可不留下痕迹,便于洪、张、曹三人在案发后逃避警方的调查取证。

之后,洪、张、曹三人借口出门买水,来到洪某家附近一条僻静的巷子里开始演练如何杀害李某月。

按照洪某事先拟定的计划和杀人步骤,三人就此反复演练后,才返回家中休息。

1天后,李某月在千里之外的一山林中遇害。

军事社团成员与辅警

张某光是江苏宿迁人,案发时是江苏海事职业技术学院的学生。在张丽看来,虽然家中经济条件不富裕,但他从小就在亲人的庇护下成长,从不缺爱。

张某光年少时,张丽夫妇一直在外打工,一家人走哪里都把儿子带在身边。她回忆,张某光10岁那年,母子两一起坐大巴出行,由于天气冷,张丽怕他着凉便把一条毯子盖在他身上。但当自己睡着后,年幼的张某光怕她感冒,又主动跨过客车走道将毯子盖在了自己身上。旁人都夸他懂事。

大一时,因为看一场女生之间的篮球比赛,张某光发现担任裁判的同学吹哨有失公允,为此他还主动“帮忙”去和裁判理论。在张丽心中,张某光为人实在,思想单纯。

他中学时的理想是做一名导游,可以周游全世界。赚钱之后,他会开一个小小的门市卖东西,并且要在门市上方建一个漂亮的玻璃房子,一家人就生活在店里,可以从上方看得见下方。

他从小就喜欢刀、枪一类的玩具。考上南京海事职业技术学院之后,他加入了学校的军事社团。

“他和洪某并非外界所说的相识于健身房,而是在他大一时,两人在学校的社团内结识的。洪某曾是社团的教官,直接教我儿子格斗技能。”张某光的父亲张某朋说。

张父第一次知道洪某,是张某光和洪某在学校犯了错误。学校老师把张父叫到学校说要处理张某光,但并没见到洪某,“当时处理这个事的老师就说,洪某已经走了,他爸爸是司法系统的干部。”张父回忆。

另一名洪某的同伙曹某青则是南京本地人,事发前是南京市某区巡特警大队的辅警。他中专毕业后曾在俱乐部当过真人CS教练,因为喜欢警察这一职业而参加了辅警招考。虽然第一学历较低,工作期间报名参加了非全日制大专课程的学习。

“他当了辅警后,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,是去到了隔离的酒店执勤,下班之后又一个人在家里自我隔离。”曹父说,“我儿子虽是辅警,但也算是执法者,知道法律的边界。按理来说他是不容易上当受骗的,但在遇到自称在保密部门工作的洪某后,认为替他做事就是为国家做事。”

一次“特殊任务”

大学时热爱军事的张某光曾两次报名入伍,第一次是在2018年,张某光主动到武装部报名,并参加了体检。但父亲建议他把大专的课程上完再去部队。听取了父母的意见后,张某光继续留在学校读书。2020年上半年,返校前张某光准备去参军,但没去成。“洪某告诉他,去当兵还不如跟着他在保密单位干,跟着他干会更有前途。”张丽说。

考虑到张某光临近大三,家人曾联系了宿迁市某开发区下属一运输管理部门的工作,希望他毕业后能到该处上班。但张某光拒绝了,他说,自己在为某保密单位工作,洪某就是其领导,当时自己已经处于考察期。

听完张某光的介绍后,一家人都觉得洪某并不可靠,也不相信他的身份,于是就叫张某光退出。“我当时和他说,人家那么大一个单位,招聘的人员肯定是有特殊技能的。你的专业不对口,人家凭什么招你进去?”张父说。

但张某光坚持,洪某对他很照顾,他也曾看过洪某的“证件”,并让张父不要问太多,也不要对外说,不然也会给家人带来麻烦。

父母坚持让他退出。张某光表面答应他们退出洪某的组织。但2020年5月,一起意外事件让张父发现,儿子依旧听命于洪某。

5月下旬的一个中午,在泗阳县家中午休的张丽突然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,开门后一名叫张远的男子称,张某光把他的女儿张玲玲拐跑了。

张玲玲是张某光的女朋友,张远怀疑女儿离家出走与张某光有关系。此时,张丽也打不通张某光的电话。

张玲玲当时未满18岁,张远向当地派出所报警,发现张玲玲正在赶往昆明。2020年5月28日,张玲玲和同行的洪某在机场被相关部门拦下。第二天,张丽和张远也赶到了机场。

“张玲玲说她离家出走的原因,是受不了父亲的家庭暴力才要去找我儿子的。我也是报警后才知道,张某光背着我们去到了勐海县。”张丽说,洪某之所以和张玲玲一同前往,是因为张玲玲从来没出过远门,张某光恳求其护送她来。

张玲玲离家出走的事情查清后,张丽也把心思放到了寻找儿子身上。她怀疑张某光从南京前往勐海县势必和洪某有关。“洪某当时说叫我不要再去找了,如果我去到那里,张某光只会离我越来越远。”张丽说。

她要求洪某与她一同前往寻找张某光,但洪某以自己有事要返回南京为由拒绝了。最终,张丽在勐海县一家钢材门市找到了正在打工的张某光,停留3天2晚。

张丽见到儿子后,曾问张某光去勐海干什么,张某光说是去打工,张丽不信,“他干满一个月工资只有2000元,在南京做兼职不能拿到这点钱吗?”

张丽逼问张某光,他改口说来勐海是“执行特殊任务”,目的是要保护一名重要领导。但她再次要求张某光回家,他“请示”了领导,最终得到了“批准”。

表忠心

张丽再次劝说张某光要远离洪某,但张某光称,保密单位的工作虽然危险,但总要有人去做的。“即便是牺牲了也不一定会公开评为烈士,只要能为国家做事,他愿意做无名英雄。”

“他已经被那个洪某洗脑了!”张丽说,“他说如果有一天他为组织做了‘牺牲’,那也只是假死。在执行死刑时,行刑人员会替换静脉注射的药水,造成死亡假象。之后他会被组织安排到新的地方,用新的身份,开启新的生活。”

张丽觉得,洪某神神秘秘,寡言少语。对于洪某的身份,他们既没有办法证实,也没有办法证伪。她觉得自己很难把儿子拉回来,只希望儿子早点毕业,彻底摆脱洪某的影响。

李某月的父亲李胜从相关方面获悉,张某光的理想是当一名雇佣兵,他到边境的目的是想从该地偷渡前往缅甸北部,加入当地的民族地方武装组织,并向洪某提供当地情报。但因疫情防控边境监管严密,张某光只得暂时滞留在勐海,打算伺机偷渡。



▲勐海县与缅甸接壤

曹父对儿子的“秘密”并没有张丽夫妇那样了解,他只知道洪某与曹某青在交往中自称是保密单位的工作人员。他所看到的儿子,是一个在巡特警大队正常上下班,有自己兴趣爱好,再普通不过的一名辅警。

但在案发前,张某光和曹某青彼此并不熟悉。得知儿子涉案后,张丽曾登陆过儿子的微信,发现直到前往勐海时张某光才知道曹某青的真名。二人仅在洪某牵头的聚会上见过几次,曹某青始终以“黄SIR”面目示人,他一直被洪某视为“外围”成员,直到将李某月杀害后,才被拉入洪某的核心成员微信群。

“在我看来洪某根本就不可能有精神病,他的心思确实缜密,他能够掌控这两个小孩指使他们去杀人,我儿子也应该接受应有的处罚,但洪某绝对不该脱罪!”张丽说。

李某月父亲李胜从相关方面得知,洪某在指使张某光、曹某青杀害李某月时并未向两人付过报酬,而是许诺会把两人吸收进保密单位工作。两人也都交代过,这是奔着有朝一日能进入保密单位,成为“特工”而听命于洪某的。两人杀害李某月,就是在向洪某表达忠心。

“说李某月和他们策划去缅甸干什么事,说她与洪某存在感情纠纷都是杀人的借口。”李胜说,“洪某与我女儿认识仅仅一两个月后就提出来要杀人,并且好几次谋划杀人计划,在我看来他们就是想杀人!”

三个破碎的家庭

2020年7月9日张某光、曹某青残忍杀害李某月后,于次日返回南京。张某光被洪某安排借住在一朋友家,曹某青则返回单位继续上班。

8月3日,张父在浙江办事,因为一直联系不上儿子,便问张丽要了张某光的微信密码,希望通过登录微信的方式让儿子联系他。尽管他未能成功登录,但张某光给他回了一条短信报平安。

当天他又接到了张某光班主任的电话,告知学校找儿子有事。

张父感觉张某光可能有事瞒着自己,就不停给儿子打电话,不久一个在公安系统的亲戚也打来电话,称公安系统正在招人,可以联系张某光来参加考试。张父感觉事情不对,却再也联系不上儿子了。

8月4日晚,他在手机里看到了勐海县公安局的警情通报,张某光作为犯罪嫌疑人已被勐海警方抓获。

事发至今,该案在移交至检方后又两次退回警方补充侦查。三名犯罪嫌疑人的家庭已破碎不堪。

47岁的张父老花眼的程度越来越重,某天早上曾咳出一滩血,张某光的爷爷患有严重的心脏病,他们担心老人再次听到张某光的消息后,可能会一病不起。

“我们愿意向李某月的父母下跪、道歉,但又怕直接去会起冲突。”张父说。

对于曹某青的父母来说,这件事让曹家的“天都塌了”。他的母亲已经患上了抑郁症,变得敏感、多疑。直到现在,家人也一直不敢和他的爷爷、奶奶说出实情。

李某月的父亲李胜回忆:去年8月4号警方通报出来后,洪某的父亲曾给他打过电话,说他的儿子罪该万死、罪不可赦,要当面来磕头谢罪。他当时回应了一句:“你让我以后怎么活?”后挂断了电话。

李某月的父母说,为了能让杀人凶手得到应有的制裁,现阶段他们不会与犯罪嫌疑人家属见面,更不可能谅解。

“我们失去了女儿,再多的钱也换不回她的生命。我们会保持初心,不会因为钱去签署谅解书,让法院轻判杀人凶手。”李胜说。

目前,洪某的家属并未对外发声。开屏新闻记者也多次联系了洪某的父亲,试图求证以上关于洪某的所有涉案细节,但每次都在记者表明身份后对方便挂断了电话。

被害人代理律师——北京德和衡(昆明)律师事务所律师杨柱表示,此案中,洪、张、曹三人都漠视人性,三人都剥夺了他人生命。洪某是为了宣泄自己极端的情绪,让其极端扭曲的想法得到实施,不惜剥夺自己女朋友的生命。张、曹二人则是为了自己的私利,漠视生命,听命于洪某,残忍杀害李某月。

洪某冒充国安人员招收小弟的行为,涉嫌触犯冒充国家工作人员招摇撞骗罪。其行为严重抹黑了国家安全部门的形象,其团伙成员若不是因李某月案被抓获,任其发展,不排除会作出更极端的恶性事件。

洪某为该案主犯,一手策划了杀人计划,并指挥他人杀害李某月,主观恶性极大。张、曹二人虽然是从犯,但也是直接杀死李某月的凶手,手段凶残,同样恶性极大。

现在女儿尸骨未寒,遗体依旧在当地殡仪馆,李胜希望此案尽快开庭审理。

    作者:佚名 来源:未知
  • 上一篇: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
  • 皇家88平台登陆(mzlsy888.com) © 2015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湘ICP备14004188号-2